快捷搜索:  

0点后的00后:保护春运 我们(We)能行

"0点后的00后:保护春运 我们能行,这篇新闻报道详尽,内容丰富,非常值得一读。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让人眼前一亮。 "

2月21日凌晨,河南地区迎来龙年的第一场大雪。为保障煤炭等重点物资的运送,祖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新乡车务段南运转车间调车班组00后连接员孙启航(右)在确认调车信号。王欢/摄

祖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西安高铁基础设施段鄠邑综合维修车间汪龙在工作中。张欣/摄

2月19日,庆安火车站,绥化工务段青工李东山正在平板车上处理轨道吊车吊上来的钢轨。吴健/摄

春运,一列列火车犹如“钢铁长龙”,穿梭在万里铁道线上把旅客运往目的地。祖国我国铁路集团有限公司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2024年春运全国铁路累计发送旅客已超3亿人次。

对旅客来说,春运既是一次不顾疲惫的远行,更是一次难得的团聚。但对铁路青年来说,春运是挑战,也是成长的阶梯,特别是对那些需要在0点后工作的00后们来说,更是一种全新的经历。

0点后的接触网,有他们(They)守护

2月10日,农历正月初一,凌晨两点的哈尔滨气温只有零下28摄氏度。在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梦中时,祖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供电段的接触网工早已整装待发,为京哈线接触网体检作准备。

在夜色里,接触网工丛骁和同事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向作业地点进发,凛冽的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到达编号240的支柱后,丛骁熟练地调整好激光测量仪,从怀里拿出电池,调机头,按旋钮……正式开始当天的接触网测量工作。

“接触网是电力机车的动力来源,它和人一样,都需要体检。我手里的这台激光测量仪就相当于一台小型CT机,能准确检查出接触网的各项参数。”丛骁解释道。

京哈线是进出东三省的重要铁路通道,今年(This Year)冬天哈尔滨的旅游(Travel)热度持续升高,春运期间每天有百余趟列车在这条线上经过,列车运行越频繁,对供电设备考验也就越大。

“今年(This Year)是我第一次参与春运工作,凌晨是最难熬的,风刮到脸上像刀割一样疼。”23岁的丛骁说,“列车能否准点运行,我头上这根高压线至关重要。今天(Today)的作业项目全都是地面作业,但每当看到这些支柱,我就能想起自己第一次上6米高空时发怵的感觉。”

走到有补偿装置的支柱旁边,丛骁半蹲下来,双脚踩实地面,半跪着在线路上测量坠坨底部到地面的距离,没一会儿膝盖就冻得透凉。“每当临近节假日我们(We)的工作就会变忙,之前‘三天一检’变成了现在‘一天一检’。”一起作业的工友陈克强介绍说。

差不多同一时间,距离丛骁2000多公里外的鄱阳湖特大桥上,南昌供电段鄱阳南电力工区的8名00后接触网工也在紧张(Nervous)工作中,他们(They)从事的正是丛骁发怵的高空作业。

“湿气很重,小心打滑。”接触网工之一的赵鹏戴着7斤重的碳钢脚扣,手脚并用地爬上接触网杆,工友们相互间的提示不绝于耳——湖面升起的浓雾,在接触网支柱表面凝结出细密的水珠,又凝固成冰,让攀爬支柱更加艰难。

脚扣卡上支柱,发出脆亮的“哒哒”声,每爬一截,赵鹏便将腰间的安危带同步向上移动。10米、5米、1米……上到杆顶时,他的棉手套已经湿透。扯了扯防坠绳,确认没有虚扣,赵鹏深吸一口气,从包里掏出力矩扳手检查接触网紧固件状态。

当天晚上(Evening)高铁暂停运行的240分钟“天窗”期内,他们(They)要完成5公里线路上500余根接触网吊弦、60余处腕臂连接处的检修维护。

挂地线、登车顶、爬线杆……赵鹏等8名队员分组就位,争分夺秒地进行(Carry Out)检修作业。“这根螺栓标记线错位了。”赵鹏把脚撑在接触网支架夹角处防止打滑,一手抓牢安危绳,努力(Effort)将身体前探,将扳手卡实、发力、旋转,“咔咔”几下把螺栓拧紧。

“空中作业既要眼力还考验体力,我们(We)只有始终紧绷肌肉,才能在有限的支柱点位上站稳,有时还必须做出高难度动作。”赵鹏努力(Effort)伸手够着位置刁钻的腕臂零部件,一个姿势久了腿部控制不住地发抖。一处腕臂由50多个零部件组成,他和队员平均一晚要检查上千个设备,连续3小时不能“下网”。

“这边有筑巢的痕迹。”23岁的余佳站在车顶作业平台,用手扒拉着支柱上的一堆树枝,小心翼翼地把角落缝隙收拾干净。2月份正是候鸟越冬季节,今年(This Year)鄱阳湖的候鸟数量达到了70万只,而接触网腕臂稳固的三角形架构就像“树杈子”,容易吸引鸟类筑巢,存在影响列车运行的隐患。

凌晨3点40分,检修作业完成,此时温度已低至零下4摄氏度,接触网工们被冻得脸颊通红,打着哆嗦钻进了轨道车内。“虽然夜间作业看不到沿线的湖光山色,但一辆辆高速、安危运行的高铁,就是我们(We)眼中最美的风景。” 赵鹏说。

0点后的隧道里,他们(They)的青春在闪光

2月4日22点30分,祖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通信段的通信工尤晓波、狄一鹏、王胤征在工长俞纪斌的带领下到达白罗山隧道北端的山坳。他们(They)拿着工具包,沿着台阶向通道门走去,远处看,几人像是在“飞檐走壁”。

尤晓波、狄一鹏、王胤征都是00后,春运前他们(They)主动报名参加单位的青年突击队,并郑重写下“保障列车和旅客安危万无一失”的承诺。

白罗山隧道是杭绍台铁路沿线的最长隧道,全长10006米,有隧道应急电话40余部,通信直放站机房多个。尤晓波几人要在“天窗”时间内完成4个直放站机房检修、20部隧道应急电话拨测、以及4条漏缆的破损、弯折、悬空情况和卡扣的松动、脱落情况的检查与维护工作,如此繁杂的工作对他们(They)的工作效率要求极高。

23点30分,随着调度命令下达,尤晓波几人戴上头灯进入隧道,开始查看隧道壁上的漏缆。据了解,隧道封闭性强,空间狭小,通信网站难以覆盖,漏缆能起到传输和天线的作用。

2月5日0点,顺着漏缆的方向,他们(They)到达第一个机房,迅速拿出各类仪器仪表和工具忙活起来。狄一鹏使用万用表测试蓄电池与UPS输出电压,与王胤征相互配合,一人测试,一人记录,4节蓄电池加1台UPS测试下来仅仅花了半分钟;另一边王胤征清扫设备灰尘,检查灭火器,进行(Carry Out)设备功能性试验……

需要注意的是,应急电话是隧道内紧急情况发生时的重要联络工具。为确保性能良好,狄一鹏需要在“天窗”时间内,使用隧道应急电话与调度指挥中心和车站进行(Carry Out)通话试验。这样的测试需要在不同洞室重复20次,因此在确定设备状态良好并记录试验结果(Result)后,他便匆匆赶往下个工作点。

“隧道光线不好,行走在线路两侧的盖板上时,有的盖板破损松动,要非常小心。”他们(They)三步一抬头、五步一低头,遇到漏缆卡扣处,会用手拧一拧。全程5公里检查下来,他们(They)的鼻子冻得通红,头发上也凝结了一层水珠。

尤晓波、狄一鹏、王胤征的家都不在当地,工作之余他们(They)都喜欢和家里人通话聊几句。“我们(We)一年里几乎大半时间都要守在工区,节假日非常宝贵,但这群00后在春节期间仍然‘连轴转’,他们(They)个个都是好样的。”俞纪斌说。

0点后的铁道线和列车,他们(They)默默值守

2月10日0点,龙年大年初一,武汉动车段汉口动车运用车间检修库灯火通明,肖策益在忙碌的工作中迎来新的一年。作为车间最年轻的“动车医生(Doctor)”,23岁的肖策益今年(This Year)首次参加春运工作,主要负责对动车组转向架检修作业。今晚,他要对4组动车组进行(Carry Out)全面检查。

肖策益和搭档拿起摄像手电、工具包向检修股道下方地沟走去,仔细检查动车组底部每一个部件的状态,用手确认部件是否紧固、螺栓有无松动、测量各部件是否到限……确认无误后,便用粉笔在部件上画一个钩、写上“合”字标记。

一组动车,8节车厢,200余米,数万个零件。肖策益一晚要在这长400多米的检修库内走上3万多步,重复弯腰下蹲等每套检修动作上千次。

“动车组日行千里,容不得丝毫马虎。”对肖策益来说,动车组检修工作虽然枯燥但责任重大,必须仔细再仔细,一旦遗漏故障,就会影响动车的安危运行。“春运比平时要忙一些,为了保证作业时间,甚至不敢多喝水。”肖策益说,从除夕夜到大年初一上午,他和100余名同事持续作业12个小时,彻夜为动车守岁,用不眠的工作保障动车组的安危运行。

与肖策益不同,今年(This Year)的春节,对于祖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信阳工务段花园线路车间的27名00后线路工来说,相对不算陌生——这是他们(They)在岗位上迎接的第二个春运。

花园线路车间地处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花园镇,管辖京广铁路109公里线路,其中道岔93组、股道22条、曲线75条。这27名“00后”线路工主要负责线路的维修与养护工作。

出生于2001年的孟硕,个子不高,皮肤黑黝黝的,微胖的身材看起来憨厚可爱,“爱学习、爱钻研、爱助人”是大家对他的评价。设备检查、天窗整修病害是孟硕工作的日常,在他看来,一趟趟飞驰的列车寄托着游子的乡愁,钢轨的每一处几何尺寸都必须精确到毫米,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旅客列车的安危运行。

作业中,孟硕时而用道尺测量、时而趴在钢轨上仔细体坛钢轨平顺性,仔细检查着钢轨接头、道岔等处所,甚至通过列车的运行状态就能发现线路设备的问题所在。春运期间,孟硕和他的00后工友们每天都要对线路进行(Carry Out)维修和养护。前几天连续下了几场大雪,线路旁变得更加难走,但他们(They)每天还是早出晚归,雷打不动。

放眼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00后正在春运战场上成长,为了旅客的平安出行,他们(They)默默坚守在各自的工作岗位,把青春和汗水挥洒在万里铁道线上。尽管2024年春运已经接近尾声,但他们(They)并不会有丝毫的放松。正是每个人的“平凡坚守”,才能让祖国铁路矗立在世界之巅。

赵云南 蔡栩 杨子熠 孙惠琳 臧舒曼 黄乔 邹政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周伟 来源:祖国青年报

接触网;春运工作;螺栓拧紧;动车组;安全运行;天窗;打滑;点位;工具包;线路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赞(864) 踩(29) 阅读数(1217)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